一醉琉月写的小说-秦越顾明姝全章节免费(秦越顾明姝)

秦越顾明姝主角小说
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《秦越顾明姝》的小说,小说是一醉琉月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值得非常推荐。 黑暗的夜1  午夜,宫门紧闭,四处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!  六十多岁两鬓白发的太监大总管,手握着拂尘,慌慌张张地跑入了上清殿。  “皇,皇上!”  一只脚刚迈过门槛,太监大总管就被绊了一下,扑通摔在地上,然后迅速的往前爬。  “皇上,不好了,宸王快顶不住了。”  榻上,男子不过才三十五六岁,他曾有一............

小说《秦越顾明姝》在线阅读

第1章 黑暗的夜1

午夜,宫门紧闭,四处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!

六十多岁两鬓白发的太监大总管,手握着拂尘,慌慌张张地跑入了上清殿。

皇,皇上!

一只脚刚迈过门槛,太监大总管就被绊了一下,扑通摔在地上,然后迅速的往前爬。

皇上,不好了,宸王快顶不住了。

榻上,男子不过才三十五六岁,他曾有一张绝世无双的容颜。

而今,右脸残留大片烧疤,左脸曾因身中剧毒长出一块黑斑,英俊绝美的脸早不复存在。

就连当年威风凛凛的身躯,此刻也是病入膏肓。

砰。宫殿大门,突然被人重重踢开。

惠崇帝回头看去,一位白衣佳人从外面走入。

定京第一美人,周启国一国之母。

他的皇后,顾明姝。

娘娘,你怎么还在宫中,你快走,宸王大兵溃败,燕王恐怕很快就会攻入宫内。李福安神色惊慌,着急劝说。

惠崇帝剧烈咳嗽。

李福安赶紧回到身边,跪在龙塌前,抚摸惠崇帝的胸口。

顾明姝美艳的眸子扫过惠崇帝,回身,接过了宫女福兮手中的药水,缓缓来到惠崇帝身边,坐在榻上。

她拿起了汤勺,轻轻的舀起一勺,面无表情:你我夫妻十年,也算缘分,我来送你一回,愿君一路走好,来生永不相见。

李福安脸色大变:娘娘,你要做什么?

把他拉出去。顾明姝冷冷命令。

一群宫人上前堵住了李福安的嘴巴,强行将他拖出殿外。

惠崇帝趁机坐起身,抬手拍掉了顾明姝手中的药,面容狰狞嘶吼:顾明姝,朕哪里对你不好,你这般恼恨于我。

谁都可以把这碗毒药递给他,唯独她不可以。

她是他的心头至宝,怎能变成一把扎在他心口的利剑。

他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,用力摇晃:朕为你遣散后宫,给你想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,为你摘下你喜欢地狱之莲,后宫任你安置,你为什么还是不满意,你说你要朕如何,你才肯回头看朕一眼。

顾明姝用力推开他,站起身,撕心裂肺的尖叫:你死,只有你死,我才能过的快乐一些,才能解了我心头的恨。

是你毁了我的一生,你千般算计我就算了,就连我的至亲都不放过,你为我做的那些,不过就是为了逗一只金丝雀罢了,你以为我稀罕。

她转身,从架子上抽出了惠崇帝的佩剑,回到了惠崇帝身边,利剑直指向他。

我忍辱负重了十年,为的就是今日,你死了,我再也不用做你的皇后,这身佩戴在我身上的凤冠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

她抬起了另一只手,用力的扯下了头顶上戴着的凤冠,重重的砸向了他苍老丑陋的面部。

凤冠上的饰品将他本就伤痕累累的右脸,刮了一条血痕,鲜血沿着他脸部轮廓,划落在了他的下巴之处。

秦越低头,看着怀里的凤冠,下颚的鲜血滴落在了凤凰眼上。

满是伤疤的手如同一个垂暮的老人,用尽全力的把它攥在了手里。

第2章 黑暗的夜2

那张比常人还要苍老二十岁的容颜,每时每刻都在提醒她,这个男人满身伤痕,是因日日要为她去御花园取火莲。

毒莲烧灼他的容颜,摧残他的身体,只为了换她一条命。

十一年的宠爱,一幕幕的在她脑海中划过,他完美的几乎让她找不到半点错处,他是世间最好的配偶。

若没有他设计白姣关一战,害得二十万顾家军全军覆没,家破人亡,她也愿意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。

然而……

这一切只是她白日做梦,这个男人就是个阴险毒辣的暴君。

这时,她手上的剑突然被人抽离而去,她猛然回过神来,就看到秦越双手握着剑锋,用力刺入自己的心口。

顾明姝瞪大了双眼,跑过去,握住了剑柄,嘶吼:你这个疯子。

娇娇,朕这一生什么都依你了,这回……这回……你也依朕一次,别用你的手杀朕,朕……不想……死在你手里,等朕到了阎王殿……也是朕自尽……而、亡。他用了全身的力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,沾满了鲜血的手往前一扣,握住了剑柄,轻轻往内一按!

嗯!

一剑穿心。

顾明姝踉跄了好几步,握着剑的那只手在不停的颤抖,眼泪汹涌掉落。

秦越,这个霸占了她半辈子的男人,终于死了。

可是她的心为什么会那么痛,像被浴火烧着了一样难受……

她还未缓冲过来,门外走入了一群人。

为首的女人,穿戴银甲,手握银剑,身上披着红色挂袍,容颜丽质。

顾明姝擦拭眼泪,告诉自己她心爱的人来接她了,秦越他该死。

她转身,唤道:姐姐,暴君已经死了,我已为我们的亲人还有惨死的二十万顾家军报了仇,秦宸他在何处,我要见他。

宸王才应是她心仪的对象。

他是不是在外面,我去找他。

她提起了裙子往前走出了两步。

身穿着黑色长袍的英俊男人从外面走入。

顾明姝面带娇态,走向男子,然而……

在从她的姐姐顾月兮身旁走过的时候,顾月兮突然一拳狠狠的砸在她腹部。

啊!顾明姝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了龙榻上。

上清殿殿门被把守的士兵统统关闭,就连窗子也被堵的严严实实。

顾明姝趴在秦越的尸身上,浑浑噩噩的抬头看向四周:姐姐,你为何打我,你们为何关上殿门,秦宸,你……

秦宸疾步而来,走到顾明姝面前时,揪住了她的头发,把她从床榻拖拽下来,一脚踢在她的身上。

啊!

顾明姝捧腹惨叫。

毒妇,我皇兄对你千般宠爱,你竟敢弑君,你这个狼心狗肺。秦宸又一脚踢来。

这一脚,踢在了顾明姝的脸庞。

顾明姝只觉得鼻梁好痛,一股热潮从鼻子里涌出。

她捂住了鼻子,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对方容不得她开口说一句话,她的身子就被人架了起来,按在了地上。

她瞪着眼看向顾月兮。

两名宫人朝她走来,强行掰开了她的嘴巴,拉出她的舌头,用锋利的匕首切断。

唔唔啊……剧烈的疼痛令顾明姝身子不停的抽搐,她本能的在心中呐喊:秦越,救我。

第3章 黑暗的夜3

痛!

从未有过的痛。

可是她喊了一遍又一遍,秦越没来。

对。

秦越被她逼死了。

他死了,他再也不能在她喊疼的时候第一时间跑到她身边护她。

她死死的瞪着秦宸,想问他,为什么要这么待她?

她为他出谋划策,帮着他一起对付秦越,不惜用自己的性命作代价,引秦越种下毒莲摧残他的身体,最后竟得到他这样的回报。

顾月兮走到她面前,蹲下了身子,揪住了她的头发:妹妹,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,爹娘当年把你送到龙云山金月庵,是希望可以让你沉淀沉淀自己的性子,却没曾想,等你成为人中龙凤,你竟然还怀恨当年的事情,残害父母,设计白姣关一战,害得顾家全军覆没没。

顾明姝摇头。

她没有,她什么时候设计陷害顾家军,什么时候残害自己的父母了。

如今,你更是趁着燕王作乱,将皇上杀死,我不能再护你了,顾家的人不能枉死。顾月兮站起身,拿出了令牌,背对着她,大声喝道:顾皇后妖言惑众,迷惑皇上,残害顾家二十万大军,更是勾结燕王篡位,趁机弑杀天子,她虽是我妹妹,亦是我顾家的人,但我顾家绝不会包庇她的罪行,请宸王下旨处死。

殿外,众士兵放下手中兵器,齐声高呼:求宸王处死妖后。

求宸王处死妖后。

顾明姝用力的挣扎,嘴巴不停的张合,可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她想问问秦宸,当年他告诉她,惠崇帝因顾家功高盖主,设计白姣关一战的事情是不是真的?

她大哥坠崖、二哥被山匪打劫惨死,三哥万箭穿心,弟弟被战马踩踏尸骨无存,嫡亲的姐姐被敌军凌辱,哪一件事是惠崇帝干的?

可她一句都说不出来!

再看看自己如今的境地,看看护了她一世的秦越。

顾明姝的脑子从未像此刻这般的清醒过。

叫她怎么相信,她……错付!!

秦宸冷喝:妖后杀我皇兄,杀我王朝忠将烈士,丧尽天良,按我大周启国律法,五马分尸!

一条绳子,扣在了顾明姝的脖子上,被人硬生生的拖着走。

从顾月兮面前走过的时候,她听到顾月兮在她耳边轻轻的低喃:妹妹,你安心的走吧,你的亲人们和惠崇帝都在黄泉路等你,想来你也不会孤单,日后这天下有我与秦宸打理。

顾明姝听到这话,猛然扑了过去,抱住了顾月兮的身子,咬住了她的右耳朵。

贱人,我要让你纵使成为秦宸的女人,也不可能得到后位。

后宫不会要一个残缺的人做一宫之主。

顾月兮大叫。

后面的宫人猛然拉紧了绳子。

颈部的窒息立刻夺去了顾明姝的空气,她陷入了一片黑暗!

小姐,你不要吓奴婢……

痛。

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感从心底蔓延她的全身,真真的让顾明姝觉得痛不欲生。

耳边不时传来熟悉的哭啼声,可她怎么都睁不开眼睛。

这时,顾明姝就觉得身子被人腾空抱起,一道浓烈的檀香扑鼻而来,那是秦越身上的气息。

是他吗?

他还愿意要她吗。

顾明姝,你就这般厌弃孤!

冰冷低沉的嗓音蓦地划过她耳畔。

顾明姝猛地瞪大双眼,大白的天空,刺眼的阳光,还有那俊美无双的熟悉面孔赫然撞入她的瞳孔——

第4章 她重生了

那抱着她的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秦越年轻时的模样。

他是启国第一美男子,就是与四国相争,他的品貌都在顶端,无人能及。

他久经沙场,浑身散发着武将的军魂,凌厉又充满着震慑力,最重要的是……这副模样的秦越,满是朝气与生息。

哪里是她临死前看到的那副丑陋又残破的模样。

原来……死了真好,他们又回到最初的模样……

顾明姝张了张嘴,想喊他的名字,然而下一刻,抱着她的男子就将她推到了另一个怀抱。

她还未缓过神来,那男人就干脆利落的站起身,语气冰冷骇人:你不必以死明志你厌弃孤的决心,既然你不情愿,孤与你的婚约,就此作罢!

他拂袖一挥,三两步走到了骏马前,翻身上了马背。

顾明姝这才恍的回过神来,那熟悉的声音,以及那活生生的身影,让她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。

她猛然回头看了看,那抱着她的人正是她的贴身侍婢福喜。

可福喜明明已经死了啊……

小姐,你怎么那么傻,马车跑的多快啊,你就这样跳下来,若不是太子殿下及时赶来接住了你……

现在是什么年?

福喜声音戛然而止,一脸惊慌的看着顾明姝:小……小姐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!

快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。

启国,周六十四年十月初六!

周六十四年,先帝还在位,秦越刚被立为太子不久!

她重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