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小说《穿成暴君的团宠小娇娇》封景秦端端全文在线阅读

《穿成暴君的团宠小娇娇》封景秦端端主角小说
主角是的《穿成暴君的团宠小娇娇》封景秦端端小说是《《穿成暴君的团宠小娇娇》封景秦端端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酥糖小饼干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。秦端端看到礼亲王世子封岳,拉着日后名震天下的暴君——封景的胳膊将他牢牢按在地上。.........

小说《《穿成暴君的团宠小娇娇》封景秦端端》在线阅读

《穿成暴君的团宠小娇娇》封景秦端端

秦端端死前被烈火焚身的痛感还没褪去,就听见身前响起一个恶劣嘲弄的笑声。

“封景,你以为在上书房得了学士几句夸奖,便能摆脱你下贱胚子的身份了?书读的好,字写的好又怎样。你永远是个蛮夷贱种!污人眼睛的丑八怪!”

封景这个名字如一道惊雷炸响,顿时让秦端端眼前的一切都清晰起来。

秦端端看到礼亲王世子封岳,拉着日后名震天下的暴君——封景的胳膊将他牢牢按在地上。

封岳的脚还踩着封景的脊背,嘴里不干净的辱骂着。

封景埋着头,而她就站在封景身前。

她不是死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

偏偏......回到了和暴君第一次结仇的时候!

上辈子这天,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三皇子和礼亲王世子在这里废了封景的右手。

因为场面太血腥可怕,事后自己大病一场,还排斥封景。

于是皇后姑姑替她出气,给了封景三十大板,让他废了手之后险些又被打死。

自此,封景开始暗中和她的家族作对,最终两边仇怨越来越深。

最终以封景登基,秦家覆灭,她成为封景的金丝雀,凄惨收场。

想到暴君在这里扼着她的下巴,一片片拔掉她的指甲,让她回忆过错的模样。

秦端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不行,重活一次。

她绝不能让自己,让秦家再跟封景作对!

"阿岳,何必废话,废了他手便是。"耳畔的声音温润动听,正是被朝内朝外称赞万分三皇子封珏。

但这个人轻飘飘下的命令,比封岳之流狠绝百倍!

礼亲王世子封岳闻言一愣,随即露出兴奋的笑容:"好主意,看他这个贱种以后还怎么耀武扬威。"

他立刻从腰带扯下装饰的银铸毛笔,用力朝封景右手扎去。

糟了,不能让封景再废了右手!

秦端端瞳孔一缩,来不及多想,已经伸出手去阻挡。

"嗤!"

皮肉被刺破的声音不大,却令在场的人全都僵住了。

银色的笔尖刺破了一只娇嫩的手,在手背上颤巍巍的摆动。

白嫩的如同糯米团的手背流出鲜红血迹,好像白雪中绽放的红梅。

封景喉咙轻动,有了一丝痒意。

他头一次,正眼看清了面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。

粉雕玉琢一般的小人,只不过他胸口高,梳着两个啾啾,簪着同样粉白的玉制桃花铃。

杏眼圆溜溜的睁大,因为疼痛含着一汪泪水。

泪珠挂了一滴在眼角,半坠不坠,越发显得娇弱稚嫩。

眸子也好像琉璃一样透亮,比太液池的池水更加清澈。

封景的视线让秦端端浑身都颤抖起来。

那黑沉沉的眸子里什么都没有,没有怨恨没有愤怒,只有无垠的寒意。

就像是封景第一次对她报复时,那般冷漠无情。

而封景改了主意,把她养起来当金丝雀以后,这种眼神她已经很久没见过了。

上辈子,她是懵懂

的看着三皇子毁了封景的右手。

可这次,她救了他,封景为何还会这么看她?

疼痛让秦端端浑身冒汗,可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。

封景本来就是这样难以捉摸的。

不管他现下对她观感如何,她都必须要努力的讨好封景!

秦端端忍着痛,小心翼翼道:“小哥哥,你,你没事吧?"

封景的脸上天生有胎记,像血管经络一样蔓延在整个脸孔间,比传闻中的恶鬼更恐怖。

这也是整个后宫厌恶他这个灾星的理由之一。

听到这话,封景的神色终于泛起一点波澜。

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竟然没被他恶鬼似的容貌吓哭?

不但阻拦了封岳的恶行,还关心自己是否受伤?

他难以抑制的惊讶了。

但下一瞬间,封景便压制了自己的一点情感波动。

这些人,不过是想用更阴毒的办法来羞辱自己,还见得少吗?

一句话间,被秦端端的举动惊住了的封珏和封岳总算回神。

封岳声音发抖:”秦端端,这可是你自己挡上来的,跟我无关,要不是我留手,你手都废了。“

他整人个人抖得跟筛糠似得,显然是色厉内荏。

无怪封岳如此害怕,秦端端有三个哥哥。

大哥是本朝最年轻的丞相,二哥是手握重兵的将军,三哥师从神医仓阿,掌管太医院。

更可怕的是,个个都宠妹如命!

光是这三个,封岳一个都惹不起,更别提秦端端的一堆德高望重的长辈了。

要是被人知道秦端端手被他捅了个洞,他怕不是要断一个胳膊来赔。

三皇子心里暗骂秦端端多事,面上不显,忙拿出锦帕想包住秦端端伤口。

封景望着他们的动作,眸子一冷。

秦端端正悄悄关注封景呢,顿时一个激灵,避开了三皇子的手。

封景上辈子,最讨厌别人碰她了。

三皇子一顿,脸上笑容也收了起来,显得有些阴沉

“端端妹妹,你这是何意?”

第2章

他可比封岳心思就深的多,一瞬间就想到了秦家是不是对他有所不满。

是否是跟大皇子有了什么关系,一向不谙世事的秦端端竟舍身公然违抗他的命令。

还如此不给面子?

秦端端咬着唇,一副气哼哼的模样''我不用你帮忙,你们欺负人。哥哥说欺负人的是坏人,我不要跟你们玩了。''

天真言语,幼稚的可笑。

原来是如此。

也不知秦家是怎么教的,教的秦端端这么天真愚蠢。

三皇子阴沉的表情一松,重新笑起来。

他温声道''端端妹妹,三哥是那种无缘无故欺辱他人的人吗?''

你当然是,上辈子虐死宫内的小宫女,还连她都想觊觎,衣冠禽/兽!

心里恶狠狠的骂着,秦端端面上懵懂为难:“三皇子哥哥当然不是,可是,你们确实欺负人了......”

三皇子神色沉痛:“封景他因为嫉妒母妃对我的宠爱,竟然暗中要给我下泻药,要我在学士面前丢丑。”几句话就把一个下流,阴损的帽子扣在封景头上。

“就是!封景这个贱种,贵妃娘娘好心收留他,他竟然还想暗害三殿下,实在欺人太甚,我们当然要给他个教训。”

封岳连忙帮腔,又踹了封景一脚,踢得他一个闷哼。

一丝丝鲜血逐渐流出封景嘴角。

秦端端心里着急,再多听这两人瞎编,封景会伤的更重。

“原来如此,是端端莽撞了。”秦端端忍着痛福了福身,“那这等阴损下流的人看着也碍眼,让他走开吧。”

三皇子还不甘心,但是秦端端手受了伤,还是得小心安抚,骗着她别闹大。

还不如先让封景这个贱种回去,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。

他眯了眯眼,示意封岳放开:“端端妹妹开口,那我肯定要给面子,那走吧。”

封景毫无动静的躺在地上,宛如一具尸体。

等着众人走远,没有动静了。

封景才抬起头来,黑沉沉的眸子,深不见底。

这次事情如果闹大了,虽然三皇子和封岳会被罚,但更惨的是封景。

秦端端表面委屈,实则迫不及待的答应了三皇子帮他遮掩的要求。

把自己的伤口遮住,缩在袖子里,秦端端才去找远处等待的宫女一起回去。

“郡主。”打头迎上来的是一个圆脸的小宫女,比秦端端高半个头,一脸担忧的看着她。

秦端端看见她,心中一酸。

这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侍女柳枝,上辈子秦家被抄家时就在她面前被活活打死。

柳枝用生命阻挡了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差,才让秦端端没有受辱自尽,等来了封景要她入宫的旨意。可惜自己当年,连替她收尸都无能为力。

回到了皇后侧殿的房间里,屏退了下人,只留了柳枝在房间里。

秦端端才掀起袖子,露出了被血浸染完全的锦帕。

柳枝倒吸一口冷气,瞬间哭了出来:“郡主!你的手!”

秦端端却意外的镇定:“别声张,把三哥给我的伤药拿出来。”

柳枝捂着嘴点头,很快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碧玉盒子,和一个扁扁的竹片。

秦端端伸出手,柳枝从小盒子里挑出一点药,小心翼翼的抹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上。

药很有效,手上的血口瞬间收住。

破口凉丝丝的,也不疼了。

手不疼了,看到那装药膏的碧玉小盒,她才有了更多的真实感。

秦端端心口剧烈的疼痛,眼眶泛红。

三哥被人暗害去世后,再没人能给她准备这些药膏了。

也没人为她费尽心思,研究改良药汤的味道,仅仅是为了让她不怕喝药的苦味。

三哥,我就是个废物点心,连谁杀你都不知道。

不过你放心,封景肯定知道,只要我讨好他,他一定能救你!

柳枝没有察觉出秦端端的心思,见她眼眶红彤彤的,自然以为是因为伤口太疼,也跟着落泪气愤道:“郡主,是哪个天杀的畜生敢伤你,我们去找皇后娘娘做主!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

秦端端被她的话一打岔,倒是忘了伤感。

她有点好笑,原来柳枝还有这么有气势的时候,竟然张口就让别人死无葬身之地。

可这样行事似乎过于张扬了。

她不能像以前那样被秦家护着,什么都不懂了。

秦端端面色一肃:“住口,宫闱之中,这些话能随便说吗?”

柳枝被秦端端的脸色吓得一愣,眼泪都缩回去了。

柳枝嚅嗫道:“是,奴婢知错了。”

秦端端又道:“我的伤不要告诉娘娘,免得劳她伤神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秦端端一个冷厉的眼神瞪过去,柳枝瞬间噤声。

见柳枝答应了,秦端端也松了口气。

在柳枝的帮忙下,她换了身衣服,把药膏小盒子往兜里一放,就准备去找封景。

他被封岳又打又踢的,伤的不轻,正是讨好的好时机。

秦端端刚想开门,门外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。

温柔威严的女声呼唤道:“端端,开门。”

糟糕,皇后姑姑怎么来了?

要是自己受伤的事情被她发现,那封景就糟了!

柳枝忙道:“我去把帕子藏起来。”

秦端端点头,跑去门口开门。

皇后秦若然梳着飞天髻,一张白净的脸上不施粉黛,却大方端丽,完全看不出年纪已到四十。

皇后截住秦端端,伸手在她胳膊底下一搂,把她抱在怀里笑道:“白日为何要关门,是不是在干什么坏事?”

自从皇后被废,囚禁深宫,郁郁而终之后。

这个温暖的怀抱,皇后姑姑身上如夏日清荷的香气已经十几年没有再感受过了。

秦端端差点又要流泪。

秦端端头埋在皇后怀里,装作自己小时候的语气:“端端才没有干坏事!姑姑欺负人!快放端端下来嘛!”

“好好好。”皇后应和着,捏了捏秦端端圆嘟嘟的脸蛋,

旁边一个面容冷肃的宫女却突然凑上来在皇后耳边说了什么。

皇后表情骤然一沉,凝眉道:“这里怎么会有血腥味?给我搜!”

《穿成暴君的团宠小娇娇》封景秦端端同类小说

《神医娇妻:傅太太甜又飒!》傅景川乔时念

时间2022-04-05

《神医娇妻:傅太太甜又飒!》傅景川乔时念

失眠大吹比的小说《《神医娇妻:傅太太甜又飒!》傅景川乔时念......

《结婚三年,他将我送给了别人》纪向南陈骁宇唐苒

时间2022-04-05

《结婚三年,他将我送给了别人》纪向南陈骁宇唐苒

《结婚三年,他将我送给了别人》纪向南陈骁宇唐苒是作者《结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