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第27章在线阅读

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主角小说
《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》之所以推荐给大家,是因为它的作者是飞龙,作者写的这一类小说,主角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人设都很吸引人,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是其中的人物代表,用全新手法刻画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的人物形象,一起来看都市小说《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》吧。看到“明日”二字,她眸光微顿,一抹极浅的笑意在唇畔溢开,三年,萧含光终于要回来了!.........

小说《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》在线阅读

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

漫天风雪,孤灯长夜。

清冷寂静的崇政殿内,穆北音眸光晦涩的看着暗卫送来的密函。

“大将军未得诏令,私自归朝,明日抵达京都。”

看到“明日”二字,她眸光微顿,一抹极浅的笑意在唇畔溢开,三年,萧含光终于要回来了!

萧含光,青山侯世子,手握北境二十万兵权的大将军,也是她藏在心底默默喜欢的人。

只是想起暗格里,那些意图谋反的证据,穆北音心里就泛起了苦涩。

他回京了,是不是她的帝位也要做到头了?

萧含光恨她,甚至起了夺位的心思,穆北音心知肚明。

三年前,她登上帝位,颁出的第一道旨意,就是纳陆青青为妃。

陆青青正是萧含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。

“朕是天子,你不过是一个落魄的青山侯世子,以为跟朕一起长大,就可以不顾身份跟朕争陆青青了?皇权至上,婚约又算得了什么!”

当年面对萧含光的质问,她就是这般高高在上,冷漠回应的。

皇权压人,横刀夺爱,他怎能不恨她?

“陛下,夜深了,您该就寝了!”内侍明湛在殿外小声提醒着。

穆北音的思绪从回忆中抽出,她眸光闪烁的看着密函,随即果断的将它丢进了暗格里。

这一次,她依旧愿意相信,萧含光不是真的起了谋逆的心思。

他一定还是那个意气风发又正义善良的青山侯世子!

走出崇政殿,漫天风雪迎面灌来。

“咳咳……”穆北音忍不住轻咳了几声,连忙紧了紧身上的狐裘。

今年冬天格外的冷,她幼年落下的咳疾,怕是又免不了要发作了……

翌日,散了早朝后,穆北音就率着朝臣到了城门口。

萧含光私自归京,她若不大张旗鼓的来迎接,以示知晓此事,那明日朝臣弹劾他的折子又要堆满案头了。

迎着风雪站了小半个时辰,终于,官道上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。

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
看着萧含光的身影渐渐映入眼帘,穆北音心里生出了淡淡的紧张和期待。

一阵嘶鸣,疾驰的战马堪堪驻足,那高扬的马蹄差点踢在了她身上。

穆北音呼吸一窒,却故作淡然的微仰着脸。

望着马背上神色肃杀的男人,她眼里藏着极浅的欢喜,“萧将军与众将士风雪兼程,赶回京都,一路辛苦了。”

萧含光掀动眼睑,见她暗金的狐裘上积着雪,眉心微蹙,“陛下金尊玉贵,天寒地冻的,该在皇宫里好好待着才是。”

四目相对,冷漠疏离的目光,像一根刺扎在了穆北音的心上。

她面色一僵,藏在狐裘下的手不觉紧了紧,“你与众将士是我大启栋梁,没有你们就没有北境的安宁,今日凯旋归来,我亲自迎接……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灌了一口冷风的她,就捂着胸口急促的咳嗽了起来。

萧含光拽着缰绳的手一紧,翻身下了马,“臣等担待不起,陛下请回宫吧!”

冷言冷语,失落倏的涌上了穆北音的心头。

以前她稍稍咳嗽一声,萧含光就会担心不已,唯恐她咳疾发作。

可现在……

穆北音扯了扯唇角,强颜欢笑,“萧含光,三年没见了,我很开心你能回来!”

第02章 果然怨恨她

萧含光静静的看着穆北音,深邃的眸子里一片幽光。

片刻后,他才冷淡着声音道,“陛下若想叙旧,还是改日吧!众将士一路奔波,需尽快安营扎寨,免得在寒风里受冻。&rdqu

o;

话说完,他面无表情的转过身,给将士下令搭建营帐。

望着萧含光的背影,穆北音心里泛起了苦涩。

他果然怨恨她,连与她多说一句话都是不情愿的。

动了动有些冻僵的身体,穆北音黯然的上了马车,“让朝臣都回去吧!”

萧含光回过身,沉默的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,眸底情绪一片复杂。

临近皇宫。

太傅许怀文拦住了马车。

“陛下,大将军回京,竟带了一万精兵在城外扎营,其心必异,您不能不防啊!”许怀文忧心忡忡的劝谏着。

穆北音眸光微闪,含笑看着他,“太傅,朕和大将军都是自小受教于您,他为人如何,您是最清楚的呀。”

“臣惭愧,三年前臣或许了解他,但现在看不透了!”许怀文摇着头,面露深色。

这三年萧含光战功赫赫,手中兵权越来越大,其权势仿若一方诸侯,传言在北境,将士和百姓只知大将军萧含光,不知皇上穆北音。

若不贪恋权势,怎会拥兵自重,不将陛下放在眼中?

“大将军二十二岁就立下了赫赫战功,威慑四方,难免肆意张扬些。”穆北音平静的说道,望着天空眸光悠远,“何况,他还是青山侯世子!”

青山侯能为了大启和百姓免受战乱之苦,死守北境,萧含光又岂会污了他父亲的英名,让大启陷入混乱。

“朕相信他!太傅,您也要相信自己教出来的学生!”

许怀文似是放松了般,长吁了一口气,“许是臣多虑了。但愿他,不辜负陛下您的信任……”

穆北音神色一怔,心里苦涩一笑,“他不会的。”

平淡的声音里,带着她自己都未察觉的不确定。

回到甘泉宫。

穆北音的咳疾,发作了。

急促的咳嗽,似撕心裂肺,一呼一吸胸口都在隐隐作痛,她脸咳得都一片发红。

这咳疾是穆北音十岁那年的冬月,为了救萧含光跌进沁心湖而落下的。

平日也不严重,就是吹不得冷风,受不得寒。

她在城门口迎着风雪站了半个时辰,咳疾会发作,是在意料之中。

明湛连忙吩咐准备了姜茶和热汤,效果却并不明显。

半个时辰后,穆北音只觉额头滚烫,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浑浑噩噩的,也不知睡了多久。

穆北音半梦半醒的,觉着龙榻前站着一道身影,目光专注的凝视着她。

许久后,穆北音费力的睁开了眼睛,看清榻前站着的人竟是萧含光,她神色一愣,随即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欣喜,“萧含光,你怎么会在这?”

喉间干涩,撕裂的痛,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见她醒来,萧含光紧蹙的眉头不自觉舒展了些,“陛下昏睡了两天,已经两天没上早朝了。”

神色冷漠,手却已下意识的倒了杯温水递给了她。

注视着他的动作,穆北音心里涌入了一丝暖意,“萧含光,你是在担心我吗?”

第03章 放不下

话落,大殿陷入沉寂。

看着她眼里的期待,萧含光眸光微闪,一抹异样的情绪从心底生出,但又极快的被他压了下去。

“陛下身体抱恙,身为臣子,担心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“既然陛下已经醒了,臣还有事,就先行告退了!”

不等穆北音说话,萧含光冷着脸转身出了内殿。

一直到离开了甘泉宫,他急促的步伐才缓了些,冷峻的眉头高耸了起来,眼里划过一抹恼意。

内殿里,穆北音眼神失落的望着大殿口。

与她共处一室,对他来说,应该都是难以忍受的吧?

他才会迫不及待的离开。

这时,明湛端着清粥进来了,“陛下,喝点粥吧!您已经两日没有进食了。”

穆北音回过神,淡淡问道,“大将军何时来的?”

“一个时辰前。”明湛回道。

穆北音神色一怔,先前竟不是错觉?

萧含光真的在她榻前站了许久。

穆北音不禁低笑了一声,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愉悦。

心情好,连着胃口也变得不错,穆北音靠着软枕喝着粥,竟比平日多喝了小半碗。

精神缓缓恢复了些,穆北音便让明湛将崇政殿堆积的折子搬了过来。

昏睡了两日,堆积了多少折子,可想而知了……

御花园。

萧含光正黑沉着脸,往宫外走。

忽然,一旁的小径上,一个宫女冲了出来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“参见大将军!”小宫女跪在了他面前。

萧含光眼含冷光,审视着她,“什么事?”

“将军,奴婢是青妃娘娘的陪嫁丫鬟。”

“听闻将军今日进宫了,奴婢斗胆想请将军去看一看我们娘娘……”小宫女伏在地上,微颤的声音带着祈求,似乎快忍不住要哭了。

萧含光神色微怔,很快意识到小宫女口中的“青妃”是陆青青。

“你们娘娘怎么了?”

“娘娘她很不好。自从昨日得知您归京了,娘娘就一直落泪,不吃不喝……”小宫女说着,就小声哽咽了起来。

萧含光眉头微蹙,眼里闪烁着复杂,犹豫了一下才道,“带路吧!”

这边萧含光刚跟着小宫女去往毓秀宫,另一厢,就有暗卫闪身进了崇政殿。

“陛下,大将军去毓秀宫了。”

穆北音正聚精会神的批阅奏章,乍的听到暗卫的话,她执笔的手一顿,想起毓秀宫正是陆青青的寝宫,清隽的眉头蹙了起来,唇畔也划过了一抹苦涩。

三年时间,他还是放不下陆青青吗?

可身为外臣,不得擅闯后宫,他怎么连宫规都不顾及了?

陆青青不值得他记挂心上啊!

陆青青不爱他!不然,三年前也不会做出背叛他的事情来。

也是因为陆青青,她和萧含光才会决裂的。

想到这,穆北音蓦的起身下了软塌,“给朕更衣!”

“陛下,您身体还未康愈……”

明湛满脸担忧,劝解的话刚说出口,穆北音就一记冷眼扫了过来,他顿时噤了声,只能听命的为她穿戴好龙袍,披上狐裘。

“陛下驾到!”

随着明湛的声音,穆北音踏进了毓秀宫。

谁知,一眼就看见萧含光和陆青青抱在了一起,她瞬间僵住,心里一片酸涩。

他果然还是放不下陆青青!

《山河白首》穆北音萧含光同类小说

《神医娇妻:傅太太甜又飒!》傅景川乔时念

时间2022-04-05

《神医娇妻:傅太太甜又飒!》傅景川乔时念

失眠大吹比的小说《《神医娇妻:傅太太甜又飒!》傅景川乔时念......

《结婚三年,他将我送给了别人》纪向南陈骁宇唐苒

时间2022-04-05

《结婚三年,他将我送给了别人》纪向南陈骁宇唐苒

《结婚三年,他将我送给了别人》纪向南陈骁宇唐苒是作者《结......